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tyc66.com_www.tyc66.com-【会员注册】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17 16:47:04  【字号:      】

www.tyc66.com_www.tyc66.com-【会员注册】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

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

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

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电竞玩家: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标题分割#  初中毕业后焊厂做学徒  曾奇出生于1998年。在与新京报记者聊起与游戏的初遇时,他回忆说,2012年读初二时,周围的朋友都在玩英雄联盟,“他们告诉我这游戏很好玩,我就玩了。”  很快,曾奇就被这款游戏吸引住了,上初中的他正处于青春叛逆期,成为痴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后,没少让父母忧心。“父母特别希望我好好上学,但是我太爱玩游戏了,他们完全管不了我。”曾奇说。  父母试图阻止儿子的叛逆行为,“爸妈那时候就不给钱,但是我还是会偷偷跑出去玩,去同学家玩。”  初中毕业后,父母希望曾奇继续读书,但是他已经没了读书的心思。为了让曾奇明白生活的艰辛,父母把他送到工厂做学徒,“是那种焊接工厂,每天都特别累。”  电焊厂的工作8时上班,要一直工作到18时,每天在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曾奇告诉记者,那段时间每天下班都不想做别的事,就想休息。而且,电气焊这类工作非常危险,需要集中注意力,稍微走神也许手指头就没了。当学徒的曾奇只能跟着师傅做一些苦差事,每天工作完了,鼻子、嘴巴里都是黑色的灰尘。  在经历了20天“磨砺”后,曾奇放弃了第一份工作,但是那段经历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比起那20天的辛苦,他在后来的职业选手路上,一点都不觉得累。  转型  放弃当主播走上职业路  相比其他职业选手,曾奇走上职业路并非一帆风顺。放弃了电气焊学徒身份后,父母希望曾奇可以多读书,“将来做个有文化的年轻人,未来生活不要像我父母那样当农民工讨生活。”  但是,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曾奇,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他和家里的关系越来越糟糕,父母切断了曾奇的一切经济来源。  在家中可能是个叛逆少年,但是在游戏中,曾奇却是个强者。S4赛季,曾奇在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中段位打到王者,还拿到国服第一。  2015年初,直播行业大火,游戏主播也应运而生。在朋友的怂恿下,原本做代练勉强维持生计的曾奇在朋友家开始了直播之路。但是直播之路并不顺畅,虽然打游戏厉害,但曾奇胖胖的身材和自评有些闷骚的性格并不讨好。长相出众、说话幽默且操作上乘的主播越来越多,曾奇掐断了成为大主播的念头,“每天直播间也就只有几十个人观看,最多时可能会有几百个人看。”  观看的人少就意味着打赏也少,曾奇不想继续直播生涯了。正巧,在游戏中认识的一个网友觉得他的水平不应该只做一个没名气的主播,就鼓励他去做职业选手。  当时,对前途迷茫的曾奇被网友这个提议“击中”了,他内心第一次有了当职业选手,并努力做好这件事的冲动。2016年底,次级联赛职业战队MSC邀请曾奇试训。  曾奇第一次离开江西老家,来到上海的MSC训练基地。他的游戏天赋展现出来,很快以Yagao这一ID成为战队中单。回答为何会起这么接地气的名字时,曾奇说:“当时觉得黑人牙膏这个名字很好就用了,后来玩得多了,大家都叫我牙膏。”  压力  入顶级联赛与失眠做伴  “牙膏”不同于其他试训的年轻人,他埋头苦练,很快适应了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强度。“来试训之前,我就了解到职业选手很辛苦,但是我做过比职业选手还辛苦的电焊工,所以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曾奇说。  2018年初,曾奇被JDG战队看中,加入顶级职业联赛。刚被选上来时,他只是一名替补队员,但与其他替补队员相比,他是幸运的。在加盟后一个月,JDG战队的中单选手金泰相(ID:Doinb)转会离开,曾奇顺利转正。  对金泰相这位韩国前辈,曾奇一直尊敬有加,因为在当替补时,他就发觉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技能施放时机的判断上,金泰相都堪称老师。  做职业选手前的生活,曾奇坦言用一个“懒”字就能概括。但在成为职业选手后,曾奇不敢有一丝松懈,职业选手原本就是天才间的比拼。“队友们都太努力,每天都会在训练结束后再练一练,感觉跟他们一起,我都显得没那么努力了。”曾奇说,在高强度训练和队友们的影响下,他每天必须特别努力,力争更好的成绩。  今年刚刚20岁的曾奇,虽然没有像许多职业选手那样,出现太多的伤病,但失眠却从做职业选手起就如影随形。他每天都会因为训练或者即将到来的比赛而焦虑。从事电竞这项高淘汰率的工作,危机感成了职业选手必须承担的压力。  突破  “臭鱼烂虾”上演“黑8”  去年春季常规赛,被称之为“臭鱼烂虾”的JDG战队爆冷击败iG战队。曾奇告诉记者,这个说法最初是2018年开赛时,也是他们战队状态最差时,他们被很多玩家调侃为挂着JDG战队名号的“臭鱼烂虾”队。  那时,战队几名队员都是从次级联赛选上来的,对这些陌生的面孔,大家并不看好,但曾奇和队友们却不服输,“那时候我们就憋着一口气,觉得他们越不看好我们,我们就越想证明自己,每个人越有斗志去努力。”  如今,在2019年春季赛季后赛中,连续击败被看好的RNG战队、常规赛头名FPX战队后,JDG战队上演了“黑8奇迹”。曾奇感叹,首次冲进决赛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我们非常强,害怕未来可能代表LPL(中国赛区)参加季中赛会给中国战队丢脸。”事实上,曾奇对自己在季后赛中的表现并不满意,“表现非常差,我在向着一名好中单选手努力,不能拖队友的后腿。”  曾奇说,进入顶级职业联赛后,他一直研究iG战队的中单、韩国外援宋义进的比赛视频。如今能在决赛中对阵iG,曾奇与队友们都很激动,虽然iG战队实力强劲,但JDG战队除了向对手学习,他们同样有冠军梦。“打职业就是为了拿好成绩、拿冠军,我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曾奇说。  如今回想起来,曾奇觉得走上职业之路很幸运。“2015年,职业战队体系还不是很成熟,选手水平差距很大,大家对新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所以我才可以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曾奇调侃道,“如果按照现在的选拔制度,我还不一定能成为职业选手呢。”  采写/新京报记者刘姝君

香港服装学院毕业作品展亮相“大学生服装周”#标题分割#香港服装学院毕业作品展亮相“大学生服装周”2019-05-2410:55深圳特区报2019年5月24日讯5月19日,香港服装学院服装设计毕业作品展在2019中国(广东)大学生时装周发布,来自港院深圳、广州等校区的26个系列130套作品携手参展,充分彰显了香港服装学院作为国际化时装院校特色专业优势,展示了新时代、新风貌的教学成果。经过现场激烈角逐和组委会专家评委的认真评审,1号廖雅琴、陈洁谊、郑尔若设计的作品《韵》一举夺得本次大赛的金奖。银奖分别由26号关阁毅、张艺、罗执智设计的作品《国色》、10号杜鹃设计的作品《亦·山》获得;而铜奖则由8号梁春梅设计的作品《传承匠心》、11号黄柳殷、胡悦设计的作品《素姓》及20号万荣惠、李晓芳设计的作品《定···》获得。按中国(广东)大学生时装周组委会的规定,前三名的获奖选手将晋级“广州国际轻纺城杯”2019广东大学生优秀服装设计大赛复赛。中国(广东)大学生时装周的舞台是国内最早的大型服装学子展演舞台,是设计新秀、新生代学子设计之梦开启的地方。十四年来每年都有诸位香港服装学院优秀学子在这舞台上完成蜕变,破茧而出。本次毕业作品展以中华民族“文化自信、民族复兴”为主题,以“国潮风”为导向,运用民族设计元素与现代时尚相融合,旨在引导学生发掘传统文化,并将其赋予现代的服装寓言,用丰富的表现形式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为建国七十周年献礼。学子们以各自独特的视角诠释时代风格、民族元素和都市时尚,充分展示了港院新生代设计师们扎实的设计功底和娴熟的工艺水平,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激情创想。(昌慧)香港服装学院毕业作品展亮相“大学生服装周”#标题分割#香港服装学院毕业作品展亮相“大学生服装周”2019-05-2410:55深圳特区报2019年5月24日讯5月19日,香港服装学院服装设计毕业作品展在2019中国(广东)大学生时装周发布,来自港院深圳、广州等校区的26个系列130套作品携手参展,充分彰显了香港服装学院作为国际化时装院校特色专业优势,展示了新时代、新风貌的教学成果。经过现场激烈角逐和组委会专家评委的认真评审,1号廖雅琴、陈洁谊、郑尔若设计的作品《韵》一举夺得本次大赛的金奖。银奖分别由26号关阁毅、张艺、罗执智设计的作品《国色》、10号杜鹃设计的作品《亦·山》获得;而铜奖则由8号梁春梅设计的作品《传承匠心》、11号黄柳殷、胡悦设计的作品《素姓》及20号万荣惠、李晓芳设计的作品《定···》获得。按中国(广东)大学生时装周组委会的规定,前三名的获奖选手将晋级“广州国际轻纺城杯”2019广东大学生优秀服装设计大赛复赛。中国(广东)大学生时装周的舞台是国内最早的大型服装学子展演舞台,是设计新秀、新生代学子设计之梦开启的地方。十四年来每年都有诸位香港服装学院优秀学子在这舞台上完成蜕变,破茧而出。本次毕业作品展以中华民族“文化自信、民族复兴”为主题,以“国潮风”为导向,运用民族设计元素与现代时尚相融合,旨在引导学生发掘传统文化,并将其赋予现代的服装寓言,用丰富的表现形式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为建国七十周年献礼。学子们以各自独特的视角诠释时代风格、民族元素和都市时尚,充分展示了港院新生代设计师们扎实的设计功底和娴熟的工艺水平,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激情创想。(昌慧)




(www.tyc66.com_www.tyc66.com-【会员注册】)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tyc66.com_www.tyc66.com-【会员注册】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诺维茨基赛前热泪盈眶 中国驻智利大使驳斥蓬佩奥对华攻击:有人已失去理智 郭士强:做好细节定胜负相信哈德森能及时调整 国内外文物火灾事故屡发专家介绍雍正帝如何防火 炮轰炮轰再炮轰特朗普和美联储之间到底多大仇啊! 用移民當棋子民主黨批川普做法殘忍 KKR的McVey预计“极低”利率水平至少延续到202… 瑞银:中银香港目标价升至39.1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商务部:对日本电解电容器纸继续征收反倾销税 企业和富豪慷慨解囊法国想用五年修好巴黎圣母院 5G时代谁在加速度? 马斯克:特斯拉将大幅提高自动驾驶功能售价 中国铁塔下周三放榜连跌两日后弹逾1% 德布劳内忆与妻子相识:我羞涩到不敢给她发信息 英国顶住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投资吸引力名列前茅 72岁秦汉与50岁翁虹同框好养眼,被问林青霞生气回应4… 直击|华为推Tech4All计划帮助5亿人从数字经济… 薛之谦台北演唱会收官感谢田馥甄吴宗宪到场支持 郑秀文正式回应许志安出轨,沉默2天后她做了这样的决定 “腿精本精”关晓彤做客《拜托了冰箱》,揭秘狂吃不胖秘诀 3月宽信用确立:消费贷创历史新高降准概率大幅下降 诺基亚展示未来工厂:5G自动化机器人与人类和谐共处 小米金融取消投资管理等业务新增工艺美术品销售 学生报名参军被蓝翔强收2千人社厅:无法介入 据说德国商业银行吸引了荷兰国际集团的收购兴趣 美联储按兵不动还不满足副总统支持特朗普要求降息 2019上海车展:福特新款锐界ST/ST-Line车型… 别指望奔驰女车主作维权斗士维权本不该让个人代言 印尼大选:六家主要民调机构显示现总统领先约10% 郭台铭参选2020是否影响鸿海集团营运?公司回应 2019上海车展:丰田EV量产车型首秀 粉丝为孙坚画自画像获本尊回应:可是真的献丑了 蔡英文幕僚:赖清德曾多次说不选支持蔡英文 阿桑奇父亲求澳洲引渡儿子澳方:不会给特殊待遇 最右App创始人李金波出质公司股权 白帝36+5+5刷生涯新高!吉诺比利都被他打服了 手机用久了脏脏的?这份清洁指南还你一个崭新的手机 防弹少年团走红制作人身价高达51亿 45岁杨千嬅一夜老10岁:忘掉陈奕迅,我嫁了一个“花心… 2019上海车展:广汽新能源首款纯电SUV 真格基金推出全新系列活动“真格精酿” 《芳华》被诉抄袭冯小刚等四被告遭索赔300余万 高银金融向主席收购启德地皮40%股权 章泽天离婚只能分得5元?起底刘强东财产保全术 黑龙江尚志回应六千亩密林疑被毁:已成立调查组 谷歌新旗舰曝光:骁龙855+6GB内存,或是Pixel… 韓嗆三總統請問陳致中:你家有錢還是台灣人民有錢 大和:东航增速放缓受累高基数维持优于大市评级 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看法的正确之处:货币政策贡献大 纳吉布违反禁令上传白皮书内容大马政府要求惩罚 新浪会客厅独家对话江小白董事长陶石泉 军事训练投催泪弹气味随风飘向景区闻者身体不适 Jennie这几件单品解决溜肩女孩一切烦恼 富士康效应仍在继续:全球每7部手机就有1部产自郑州 第五次总决赛疆粤大战赛程出炉!4月26日开战 硅谷软件企业击败军工巨头拿下美军8亿美元合同 姜丹尼尔解约案庭审日期确定曾因公司申请而延期 OPPOReno系列超清夜景2.0评测:夜原来这么美 中国海警本月第三次在钓鱼岛领海巡航日本海保监视 国美董事长董晓红接任多家国美系公司法定代表人 中泰证券:华能新能源给予买入评级目标价2.80港元 中国正制定软件产业发展顶层设计文件 经纪人回应女童武校身亡事件:释小龙将回家处理 阿桑奇被捕:“躲猫猫”七年从倜傥到沧桑 华为智能汽车深度解析:这三大智能领域将被惠及 海军节前国产航母出海为何悬挂“日本国旗”? 外资罕见6天净流出143亿创年内纪录 三星为S10和S10+发布用于屏下指纹识别器的更新 《绝杀慕尼黑》北影节展映获俄罗斯美女求票引围观 周美毅否认“虐子”:看到照片反而更加担心孩子 第72届戛纳电影节海报致敬已故法国女导演瓦尔达 张承惠:金融体系要注意防范风险的问题 女冰世锦赛中国高开低走背后冬奥征途任重道远 “X教授”詹一美开微博!网友:要来华宣传新片? 现代ENCINO昂希诺纯电动将于10月上市 2019上海车展:哈弗F7x正式上市 亚马逊放弃中国自营市场启动裁员中国区总裁或去职 別再撒紙屑了玉管處指正山友錯誤做法 商务部:对日本电解电容器纸继续征收反倾销税 太古A破顶升近3%暂表现最佳蓝筹 富力VS申花首发:邹正赛季首秀莫10轮休周俊辰替补 海南移动携手华为在三沙开通5G基站 奔驰1.5万服务费待解踢爆万亿汽车金融市场潜规则 巴萨大将为科斯塔求情:禁赛八场?这过于严厉了 郭台铭曾借4500万新台币给国民党吴敦义颁荣誉状 全通教育回复问询:巴九灵仍存对吴晓波个人依赖风险 杠上了?巴菲特\"教育\"了马斯克后马斯克\"回怼\… 別再撒紙屑了玉管處指正山友錯誤做法 真的好貴撒一泡尿代價是一萬一千元 中信建投张玉龙:科创板业务指引有4条核心保障平稳 “洗出”黑洞照片MIT女博士,正被互联网暴力骚扰 GalaxyFold折叠屏幕出现多种问题三星股价下… 拍网剧上位!港媒评内地90后“网剧四小花” 川普“战队”再走一人?美媒:美能源部长计划辞职 欧洲南方天文台回应:视觉中国从未与我们联系 五问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被捕风波 比亚迪e1正式上市售价区间为5.99-7.99万 3天内500多名委内瑞拉人借“返回祖国计划”回国 胡歌回应新片入围戛纳:战斗了182天,很幸运 反思老牌商场关闭潮:新型商业须走综合立体街道模式 足协公布中国女足新1期大名单:王霜领衔27人入选 曝曼联pk尤文巴黎夺欧洲红星中场大将24场进28球 英媒:VIPKID寻求融资5亿美元目标估值最高60亿… OPPOReno5G版体验:速率超1300Mbps… 娱乐圈最抠老公!天王嫂过得多惨你知道吗? 日产管理层因“戈恩事件”继续动荡全球销售及营销总监将… 关锦鹏担心郑秀文现状赵雅芝称现阶段不便打扰 周末Whattodo|波特蘭活動集 2018年我国未成年人平均读书8.91本你的孩子达到… 胜利被曝光新的性招待嫌疑2015年曾为投资者招妓 港铁物业发展占利润不足25%未来将更倚重投资物业 齐达内:C罗是无法取代的本泽马能跟任何人共存 《权游》最终季有多火?英国一天有310万人请假追剧 湖人大计又凉了?队友认为卡哇伊夏天将去快船 蔚来公布续航升级方案:灵活升级66元/天 LPL春季赛半决赛展开王思聪到场又引爆热搜榜 滴滴柳青坦承已离婚两年:真实比完美更重要 坐引擎盖维权现象频现奔驰车主家人:怕成错误示范 王晋斌: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来自于哪里 俄军新一代狙击步枪即将面世可发射两种口径子弹 《冰糖炖雪梨》开机魏天浩挑战“反一号” 富力地产开发海南项目或致澄迈9亩多红树林枯死 北京队官宣:友情支持张松涛加盟安徽文一男篮 外媒在中国戈壁发现“大秘密”美网友看得酸溜溜 中国建材料首季盈利大增 北京电影节即将开幕外国女影迷举牌求看电影 刘强东发声:为18万个家庭负责,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中国制定软件产业发展顶层设计文件去年收入6.3万亿 詹娜悬赏2600万美元解决男友只控不射的问题? 锦胜集团(控股)4月10日回购28万股耗资22万港币 瑞信亚洲交易业务料在Q1盈亏两平此前连续两年亏损 易跑送你一个私人健身房开启美好自律生活 2019上海车展:中华V71.8T运动版首发 探访天狮产业园“宫殿”群:外观宏伟用途仍未知 周慧敏晒与朋友近照腰身纤细露甜美微笑状态好 常规操作!武磊首发出战西甲劲旅!PK日本名将 东京奥运赛程确定:射击首金女排决赛闭幕式当天 将创纪录美国女宇航员计划在太空逗留11个月 热火要1次告别2大队魂?他要3天考虑是否退役 荷兰半导体巨头投资中企:对中国市场信心的体现 数据说话不惧寒冬烟台等城市汽车销量依然快速增长 5场2红!恒大已是中超并列第一去年也是红牌最多 企业借贷狂潮再现:今年迄今发行规模近7470亿美元 十年来人口首现负增长美国人在逃离纽约? 自比亚马逊Uber是胸怀鸿鹄之志还是想把水搅浑 邓亚萍家乡受聘成为第一任黄帝文化推广大使 尚德机构营销陷阱:退学扣25%注册费学费高息贷款 闪电离去司机走,一个属于我们的时代再难回头 郭台铭宣布参选2020当天曾参拜妈祖庙关公庙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瑞银予青岛啤酒48.88港元重申买入 谁让短信业务悄然焕发\"第二春\"业务量六年来首增长 刘振国:对一汽丰田车市寒冬是经历也是财富 \"量化分析之王\"D.E.Shaw杀入中国完成私… Uber上市:一场双重信任危机 詹姆斯又被队友说抠门!趁1万亿还让他买单(图) 中超第5轮转播计划:央视播三场富力斗申花受关注 77岁歌手托马斯-康利去世布莱克-谢尔顿发文悼念 京媒:国安攻守平衡像利物浦连胜多少场只是数字 转会费1亿!曝阿扎尔即将加盟皇马今夏第三签 评论:理财子公司将推动银行资管加速转型 山东新任省委常委孙立成兼任省委秘书长 索尼加强监管PS4游戏中情色内容引部分开发者不满 壳牌沥青:参与中国高速公路建设超过1万公里 仅持续2小时的深圳暴雨11人溺亡天灾还是人祸? 警方回应朴有天吸毒视频报道:没有掌握过此类证据 软银投资Uber背后的动机:孙正义想当交通之王 AC米兰引援锁定3大猎物:巴西妖人+巴萨飞翼 英特尔拟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专注5G网络 卡帅又试探恒大新规?名单现三外援!上轮刚越线 曝意甲锋霸已拒绝重返英超!他更想去国米踢球 “中国制造”为巴黎圣母院灭火出力美国人也折服 前曼联名将:如此巴萨不足惧红魔第二回合有机会 六大国有行高管密集调整后:两家缺董事长两家缺行长 德政府将腰斩今年成长预估制造业衰退经济放缓加剧 中核集团原副总经理俞培根调任东方电气总经理 波音即将完成737Max软件升级后的飞行测试 魔术师辞职后詹姆斯带着湖人队友们去了派对 中超-特谢拉谢鹏飞建功苏宁2-0深足赛季客场首胜 致敬经典阿斯顿·马丁DBS59官图发布 郭台铭考虑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柯文哲回应 土耳其反对党:在选举中获得的胜利已被正式确认 港元HIBOR多数上涨1个月期利率连涨7日至2.10… 第15届中美电影电视节将启动颜丹晨陈红等出席 被前女友黄荷娜指是吸毒共犯朴有天获粉丝们力挺 洛杉磯國際機場超貼心指南 道恩强森庆祝女儿一岁生日铁汉手牵萌宝暖人心 超过韩国中国在这一领域领跑全球市场 千禧男团计划合体欲以唱跳新歌的模式再闯乐坛 京东闫小兵:线下再造京东家电但不为了线下而线下 没想到吧,面瘫的马儿居然会有这么多表情 规模本土房企围攻下的建业地产如何走出河南困局? 诺奖得主席勒:特朗普挥金如土的奢侈作风将提振股市 又遇大麻烦?视觉中国关闭网站或构成“违约” 工业大麻成“淘金场”调查还原产业链生态 中国海警本月第三次在钓鱼岛领海巡航日本海保监视 川普曾考虑让伊万卡任世界银行行长 日本少子化令自卫队缺员超2万人士官53岁才退役